盧凱彤 Ellen Loo

接受不完美

text / Rebecca | photo / Max
近年演藝圈中接連有藝人承認患上情緒病,有的已經痊癒,有的卻仍然需要以藥物來控制病情,印證了「食得鹹魚抵得渴」這句話並不是必然的。而在別人眼中事業發展一帆風順的盧凱彤(Ellen),早於2013年在重重工作壓力影響下,也不幸患上了躁鬱症。經過一段時間的休養,加上半移居到台灣後,Ellen學會了減慢生活節奏,也令她不再害怕自己的不完美。最近,她更推出了用上四年來製作的新專輯《你的完美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》,把這段時間裡她對社會的觀察記錄下來,為這個時代留下一點印記。
dsc03033
1. 首次自資推出專輯,心情跟以往會有分別嗎?

心情是很不同的。自己做老闆基本上由拍MV、唱片的印刷成本、宣傳等等都要考慮到,事事一手包辦,要放很多心機跟時間。但亦有好處的,那就是自由度會大很多,因為我們很用心做了十首歌,而真正要表達的訊息,最後真的可以原原本本的傳達給聽眾。

2. 做老闆壓力頗大,有擔心過會令情緒病復發嗎?

影不影響病情會盡量遷就啦(笑)。我不是一個好叻計數的人,知道出唱片是一定不能回本的,不過我還是想做。只是我覺得三十歲了,做一件令自己開心的事、有些創作想出版,就做囉,而且我覺得是值得的。(所以做碟的過程是開心大於壓力的?)做碟的過程是痛苦的,因為做了好久,但是很有挑戰性、很令人興奮而且滿足感好大,所以是值得的。

3.  這次專輯叫《你的完美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》,名字有18個字那麼長,這算是對自己這幾年由患病,至大致上康復過來的總結?

那是一個總結,也讓我相信每個人都是完美,也有許多別人難以理解的地方,但這世界總有一個角落可以包容我們。正如這張唱片談論到不同的社會議題,有關於環保、環境污染、核電、同性婚姻、青少年自殺問題、世界哲理等等。這世界好像有很多凌亂不堪的事物,但其實我們應該放眼未來、擁抱世界,說到底只要我們可以接受自己,也就能接受這世界。

4. 這次由自己包辦了全碟的歌詞,對你來說是一次很大的挑戰嗎?

是的。因為以前填兩三首歌就覺得較容易,但要完成整張專輯的話,要寫的題材就多好多。我也希望盡量可以用多些不同字眼,或者寫多些令人有較多畫面的題材。雖然是一個很大的挑戰,但也總算用了四年時間,慢慢修改、完成。

5. 雖然與製作班底已經合作了一段時間,但這次又會有新突破嗎?

其實也有的。這次有一直合作的鼓手阿勲、結他手Mike Orange、bass手Fergus等等,還有我的監製蔡德才(Jason)也有幫我彈琴。我覺得最有趣的是,大家都有發揮到自己編曲的厲害之處,尤其是Jason,在<留一秒>與<卡帶>這兩首歌裡面,他已經把他的編曲技巧再昇華了。

dsc03004

6. 自年中開始你半移居到台灣,在生活習慣上有沒有大轉變?

我好喜歡在台灣生活,因為環境實在太舒服了,為自己的健康著想也是較好的,因為那邊的生活節奏較慢。而且我養成了喝咖啡的習慣,好喜歡早上醒來就用十分鐘為自己沖一杯咖啡。以前在香港會飲即溶咖啡,可以說是沒甚麼要求;但在台灣的話,我就會講究要磨多少克咖啡豆,水要滾到幾多度,倒多少分鐘水,慢慢沖一杯咖啡。

7. 對於經常要穿梭兩地最大的感受是?

最大的感受是我要懂得平衡,而不是只重視某一個地方的步伐。我覺得兩邊飛是很重要的,我不會定居於台灣以後不回來,但我又不會甘心於只留在香港。所以我想做一隻無腳的雀仔。我想很少人會這樣選擇的,很多人都覺得應該乖乖的定居於一個地方就是最舒服的,可是現在我會選擇做一個兩邊飛的人。

8. 為了宣傳新唱片,最近你在台灣舉辦了名為「沒有標準」的影像展。可以簡單介紹一下展覽的內容嗎?

展覽中會有我的畫作、攝影作品和影像。當中我訪問了十位嘉賓,包括魏如萱、岑寧兒、陳宏一、馬世芳、張鐵志、蔡德才與黃耀明等等,每位會討論我專輯裡的一首歌,也會分享各自對「不完美/完美」的看法。展覽為期十三日,在最後一日我會舉行一個小型音樂會,這亦是我在台北做的第一個展覽。(有機會在香港看到這展覽嗎?)我也好想把它帶回香港,不過現在先要找一個適合的展覽場地吧!

dsc03058
9. 完成了台灣的宣傳,你將會在月底於香港的Clockenflap音樂節上演出。第二次參加這音樂節,心情會否不同?

雖然是第二次參加,但這是我第一次可以在main stage演出,最大的分別是舞台大了,而且這次演出的時間剛好是Sigur Ros之前,所以特別興奮!而且上次參加Clockenflap是雨傘運動之前,那次之後我也少了許多玩音樂節的機會,所以這次會更加珍惜。

10. 這次預備了甚麼歌曲表演?最希望看到的又是哪些單位的演出?

我會玩許多新碟的歌,亦會玩英文歌。而最希望看到的單位就是草東沒有派對,相信大家也同樣很期待,對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