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韻詩HOCC

對得起自己和時代

text / Rebecca | assist by/ elva | photo / Max | hair/ Ben Lee & Jam Ng @ AGLOW Private I |
makeup/ Janice Tao @ ZING the makeup school | wardrobe/ 派PYE、T by Alexander Wang、Jimmy Choo |
special thanks/ Teakha Kitchen 茶。家廚房
有種歌手,無論時代怎變,最重要保持形象不變,只求平步青雲;另一種歌手,卻天生一副勞碌命格,凡事愛抱不平,但願無愧於心。兩者的共通點,都是把娛樂大眾視為己任,然而後者則多添了一份責任心,在這紛亂的社會中,尤其顯得珍貴。過去兩年,成為獨立歌手的何韻詩做著種種以往不曾想過自己會做的事,只希望大眾在崩壞的現實中也要保持本質。這位「貼地」的藝人,正正示範了怎樣才算是對得起自己和時代。
hocc 6

身兼多職之苦

脫離大型唱片公司,成為獨立歌手後的何韻詩除了繼續寫歌,亦於各個小型場地演出,也執筆當起了作者,推出過兩本著作,甚至替好友畢明出版新書。身兼多職的她,擔任不同職責時都在忙些甚麼?「我的本位一直是歌手、創作人,無論在音樂、文字,或是其他計劃上的創作,都可以讓我refresh自己。另一個身份是要統籌自己的事情,包括演唱會、製作商品、出書等等,很多行政上的東西要處理。這情況其實是很對立的,有一邊的我很理性,另一邊卻很感性,這是我現在面對的最大的考驗。」默默工作的背後,除了要對自己、家人以及工作團隊負責外,更重要是要對大眾負責。「我是一個公眾人物,是肩負很大責任的身份。尤其在這兩年的香港,整個大環境發生許多事,所有人都在尋找答案,而所有人都希望有一些人可以提供答案,當然我不是可以提供答案的人,不過我是其中一個受人關注的對象,所以會給予自己很大的責任。」
hocc 9
hocc 8
與以往的身份有別,亦開始嘗試新工作,未來將會是個更不一樣的自己。阿詩說:「以往做歌手,只要處理好創作的部分就可以了。現在除了要計數,也不可忽略創作上的要求,要取得平衡才是對自己能力的最大考驗。」是否可以通過考驗,現階段言之尚早,藉由過程中有所得著,反而更為重要。「我覺得這兩年最大的鍛鍊是EQ。以前我不覺得自己可以這樣有系統去做一件事,那絕對是迫出來的。」阿詩直言真實的自己是偏向懶惰的人,凡事都需要工作伙伴照顧,現在的她則需要帶領團隊工作,因此每個決定都不能太任性,即使面對抨擊,亦會冷靜應對,那是對修養的磨鍊。

獨行的領悟

面對社會、工作的種種壓力,總要為情緒尋找出口。於是,早前阿詩便一個人到了印度與北歐旅行,學習與自己相處,也調整出另一個看待事物的角度,回來後更把旅程的點滴與感悟集結在新書《接近獨行》之中。「香港人有時很陰公,在自己的地方是不能休息的,所以每當有假期都會到不同地方旅行,去的時候很放鬆,但回來後又如同生活在煉獄一樣,這不是一個解決生活上問題的最佳辦法。」
hocc 4
hocc 3
然而離開了香港後,阿詩在這趟旅程看到的又是怎樣的景致?「北歐的幾個國家,無論在思想、體制上都是世界上較先進的。雖然我們平時看北歐是一個整體的,但原來那裡的人表面上看似相近,內裡卻各有不同,因為地理環境對人的個性影響很大。例如挪威較多大山大海,那裡的人有一種與自然環境相連的大器;芬蘭則被俄羅斯統治過,所以人們的個性就似北方人,非常豪邁、不拘小節;瑞典是我較不喜歡的,不知道是否因為我遇到的人都比較高傲,也可能因為當地多難民,令他們對外地人有多點戒備;丹麥人就非常友善。」當回到了這個充滿壓迫的城市時,她忽爾明白為何香港人有著這樣的性格。「生活在這細小的空間中,任何事都有可能被放大,當我們無可避免每日都面對這些事時,會變得偏激。當我去過別的地方後,就如把鏡頭拉遠了,不被自己的眼界框住,就會看到世界的其他可能性,亦會看到香港雖然有不足,其實也有好的地方。」

自己演唱會自己辦

阿詩所提及香港的好,當然還包括不變的人情味。今年十月,她即將第四次踏上紅館舞台舉行個人演唱會,並嘗試打破以往依賴大財團的贊助,改以「集體獨家贊助」形式籌辦,結果在短時間內已獲得二百多個中小企單位支持,令阿詩大為感動。問她最初有想過這計劃會失敗嗎?她說:「我經常說,就算我提出了這樣的一個想法,而大家是不支持的話,這件事並不會發生。正正是我相信還有這些人存在,我們還有能力改變一些制度,因此便出現了這批贊助單位,亦告訴了我們,有一部分的香港其實未變。」
hocc 1
這次演唱會的名字,啟發自第二次世界大戰前,甘地寫給希特拉的一封信,信中甘地以「Dear Friend」來稱呼希特拉,游說他停止戰爭,不要為了私利而犧牲人性。甘地知道,能成功說服希特拉的機會渺茫,可是他仍寫了這封信,只因為他認為這樣做是對的。阿詩覺得這種倔強的態度亦正正適用於今日的香港,甚至整個世界。「對我來說現在幾乎是一個『戰亂』的世界,許多地方都有很多仇恨、紛爭、分裂、兩極與荒謬的事情發生,所以這次演唱會想表達的,就是希望大家想想如何面對這個時代。」那麼,阿詩又是以甚麼態度來面對當下的紛亂?相信在這次演唱會海報的造型中可見端倪。海報以黑色為主調,除了雙眼以外,阿詩全臉都被塗上黑色顏料,她是這樣解讀的:「黑暗不一定是可怕、負面的事情。在光學上,黑色包含了所有顏色在裡面;在日常之中,每日都有黑暗、光明的時候,黑暗之中其實藏有光,所以並不絕望。」的確,心態決定境界,如何在一片混沌之中自處、自強,便需要好好運用大家的智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