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遊未盡──

從瀨戶內藝術祭回來的旅人們

text / 一樹| photo / Miss Bean、Carol、一樹
2016年4月,基於一個心血來潮的想法,在沒有萬全準備之下,我毅然趕上往瀨戶內島群的尾班船,闖進這個三年一度、名為「瀨戶內國際藝術祭」的春祭期。猶記得當時尚未有從香港往高松的直航,深夜時分抵達關西機場後,我只能選擇從神戶開往四國的夜班船。
9
8
2
一夜飄泊,搖晃不定的船艙並不好受,直至清晨的陽光流入船窗,遠方島嶼的輪廓慢慢在眼前聚焦成形,我才終於明白,沒有相對的辛勞和付出的旅程,並不會刻骨銘心。海、山、船乃小島之命脈,在象徵著大海之復權的藝術祭,只有經歷過大海的考驗,旅人才能真正與小島結緣,完成跳島旅行這項藝術追尋。
1
7
6
或許世界太大,生命太短。每次旅遊離開時必經的意猶未盡,今次尤其強烈。城市人習慣了效益至上,總以為匆匆數天的急行,就足以飽覽群島與藝術之美,但其實無論是島上極其豐富的藝術作品,乃至天地融和的自然景色,都只會在旅人心中留下一副未完成的畫作,留白太多,自然會引起你的思考和想像,在縈迴留戀中產生一訪再訪的念頭。同樣「藝遊未盡」的,尚有參與了本年春祭的攝影師Miss Bean、以及曾為瀨戶內海藝術祭著書立說的台灣作家林凱洛,她們雖然都有著不一樣的小島遊歷,但都不約而同地在這片海域找到了她們期待已久的藝術,亦在不知不覺間,在島上留下部份的自己,靜待下次再會時,把這些散落的碎片一一贖回。
4
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