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UDIOUS – 3rd –

專訪80後代表取締役

谷正人Masato Tani

text & photo / Jim Chan
「from JAPAN to the WORLD」這是日本新世代時尚名所 STUDIOUS的營運宗旨。

日本大部份select-shop都是從世界各地引進不同潮流品牌,然後推介給日本的顧客;相反,STUDIOUS搜羅的全是日本傳統及年輕設計師品牌服飾,配以店面簡潔的裝潢,並以new style的select shop去經營,希望把一眾日本時裝品牌介紹給全世界人仕認識。

目前STUDIOUS在日本(東京、大阪、名古屋、福岡)共有21間分店,最近更於東京開設原宿區第三所店子STUDIOUS 3rd,在grand opening當日,碰上了屬於80後的CEO谷正人(Masato Tani),我與他進行了一個簡單的訪問,了解他的成功之路。

80後並非一定是廢青,成功亦並非一定靠父幹。

image2

向世界出發

STUDIOUS的成立,就是集合各日本時裝品牌,從而推向世界,谷正人覺得近數年日本時裝品牌受到國外人仕關注,除了因為日本的縫紉及剪裁技術成熟外,設計師獨特的創意亦是主要原因,STUDIOUS目前只發售日本品牌的服飾,另外亦開創「ALL MADE IN JAPAN」的自家品牌UNITED TOKYO。

about STUDIOUS 3rd

12
為何在原宿開設第三分店?

現在STUDIOUS於日本國內總共有21間店,其實店子越來越多,全因得到很多日本有名的時裝品牌支持。在原宿再開店,我覺得是因為現時全日本關於時裝的訊息發放,很多時由原宿出發,而把每個牌子的品味及世界觀傳給客戶群一直是我的夢想。本店STUDIOUS 1st一直是售賣主流前衛的服飾,STUDIOUS 2nd則是售賣mod casual服飾,開STUDIOUS 3rd是希望以mod street服飾掛帥,至於STUDIOUS 4th正構思開,不過仍未想到走甚麼路線,希望在原宿這三間分店附近開設,打造STUDIOUS之路。
為何邀請鬼木孝一郎擔任室內設計一環?

鬼木孝一郎在一間世界知名的creative agency「nendo」做總管,他對創作的責任感很強,第一次見面時已給我留下深刻印象。找了他合作後,有幾次我到施工地巡視看見他在指示工人,他的責任感和速度感很配合STUDIOUS的宗旨,由決定開店到grand opening時間很短,但他最後能完美完成,非常滿意他今次的作品,只有他才做得到。
新店售賣的牌子是怎挑選?

今次STUDIOUS 3rd挑選了東京比較主流的hi-end街頭牌子發售,如WACKO MARIA、GOOD ENOUGH、FACETASM、MR.GENTLEMAN,另外我亦留意了一些比較有趣的牌子,並把它們引進到店內發售,很想籍一眾牌子把street fashion文化推廣開去。
為何有日本組合EXILE成員Naoto的別注tee發售?

我並不是因為他是名人關係而代理他的品牌。早前到了Naoto的個人品牌「SEVEN」的展示會,覺得服飾的design、quality、價錢及整體完成度非常高,另外SEVEN的服飾亦表現到現時東京street fashion文化,所以想引入並放於集團其中幾間店發售,當中STUDIOUS 3rd就是其中一間會發售的店,更因為grand opening關係,我們合作推出了聯乘產品。

他更為了今次新店開張,設計服飾時挑選了一些他平時少穿、較溫和的顏色放到服飾上,如淺黃色的一件loose tee,結果一推出即時完賣。

about Masato Tani

234
你大學是主修甚麼?

我是中央大學商學部畢業,專門研究企業。

你是怎樣踏入時裝界的?

我在小時候已立下目標,希望將來做一些自己喜歡的工作,隨年紀漸大亦慢慢喜歡了時裝,不過我想到如在伏不定、浮浮沉沉的時裝界生存,是很需要一間店子去收集流行情報。我未曾試過去賣衫,所以就想到select-shop工作,了解服裝零售的構成,亦去了不同公司sit-in它們的會社說明會(編按:一般公司在招聘會上,會辦一個說明會講解公司的內部和工作),而當時我就認識了Freak’s Store的老闆鹿島社長,社長原本是在鄉下地方茨城縣開了一間小型古著屋,後來慢慢地就創立了Freak’s Store這個大集團,在那刻我簡直當了他是一位英雄!當時我的想法很簡單,就是跟鹿島社長工作,一路吸收他的做事方式,希望將來演變到自己想做的事情,我就是在Freak’s Store工作而正式踏入時裝界。後來公司有一間店子長期虧損,就是STUDIOUS 1st,於是我就被派到STUDIOUS 1st擔任project leader,那時我就建議公司只代理東京的牌子,最後就把它轉虧為盈。後來我更鼓勇氣向鹿島社長提議,可不可以把STUDIOUS賣給我。當時我並沒有太多資金,要跟銀行傾資金,又要跟鹿島社長分期攤還,然後造到今天。

當初是怎樣認識那麼多時裝設計師?

由不同渠道認識他們,如在年輕時喜歡的牌子,我很積極去聯絡設計師們。所有STUDIOUS代理的牌子,我很重視設計師的風格與我們匹配與否,因為每個牌子是建基於設計師的性格之上,現在是講求人的時代,所以設計師的內涵是很重要,他的作品與他講的事是否吻合更為重要,畢竟我們要推介給客人,我不喜歡設計師只有表面的創意。

你的目標是甚麼?

在世界上,日本時裝行業在社會地位上正不斷提升,由日本出發的時裝,的確感動到不同國家的人,包括設計師和品牌在行業歷史上已留了少少名氣,公司能上市正是因為這個因素。我最大的目標是好像LVMH一樣,成為震驚全世界的人,再幫日本時裝提升社會價值,而為了實現這個夢想,希望STUDIOUS能成為一個生存到100年的企業。

有計劃於日本以外的地方開店?

具體的地方仍未定。為了要提升日本時裝的地位,是一定要走出去世界,而第一步很希望先在香發生,雖然香並不是一個國家,但香是通往亞洲的主要渠道,另外香是一個用人去分勝負的地方,跟日本很相近,如香的店子真的成立,希望可以跟日本店一樣,會理解顧客的要求去提供最好的服務質素,感動到顧客,從而帶出made in JAPAN的時裝文化,再帶到其他亞洲國家,其次就是歐洲及北美洲等地開店。

怎看網上商店的盛行?

網店是有將來性的market,現時客人對網上買衫已沒有抗拒,STUDIOUS日本有online shop,佔整體生意額的30%,希望繼續提升percentage。正構思開一個跨境的網站,希望實踐O2O(Online to Offline)的經模式。很多日本以外的客人留意日本時裝,但就未有一個正式的渠道,未有一個網店,所以對於業界來說是需要的,反而要看看怎樣去營運。

在日本把公司經營到上市,當中有遇到甚麼困難?

最困難是當初把STUDIOUS頂手來做的時候,那段時間很艱辛,完全因為是錢的問題。為了要調動資金,到了不同銀行和投資公司借錢,恰巧當時是雷曼事件的發生,整個時裝界很低沉,而自己亦只是打了三年工,完全沒有人理我,公司頭半年的流動資金不足夠,壓力很大,最後很辛苦才捱得過。

studious_7
studious_5
STUDIOUS 3rd剛於29/4開店,是STUDIOUS在裏原宿開的第三間分店,位置正正在STUDIOUS 1st、STUDIOUS 2nd旁,三間店的位置形成一個三角形,各店售賣不同品牌服飾。STUDIOUS 3rd樓高兩層,地下售賣香人熟悉的品牌括WACKO MARIA、BEDWIN & THE HEARTBREAKERS 、FACETASM、MR.GENTLEMAN、bal、ETHOS、Dr.Franken、CYDERHOUSE PHINGERIN、NEXUSVII、sulvam及EXILE成員Naoto的個人品牌SEVEN,服飾以hi-street為主,重服裝的素材及機能性,希望打造一所提供不一樣街頭服飾的店子。今次STUDIOUS的內裝找來creative agency「nendo」鬼木孝一郎先生設計,更請了日本新世代藝術家Chris Namaizawa以撕爛紙張再拼貼方式,製作一幅藝術品放於收銀處;而除了地下層售賣hi-street街頭服外,行出門口上一樓,是STUDIOUS特別開設了二手服飾專區,絕對是select-shop的全新概念。

STUDIOUS staff

about Masato Tani

studious_17
studious_16
studious_14
studious_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