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a Wen

蔣雅文

讓/我/告/訴/你

text / Phoebe Chan |
photo / Marie Anson | wardrobe / FERMENT STORE | guests / Gonza & Ziya |
special thanks / Hong Kong Airlines Ltd.( www.hkairlines.com)、Enrich House (service@enrichhouse.com)、
產出The Food (www.facebook.com/kitchengo) |
design / Stan

在這個網絡年代,資訊爆炸,遍地bloggers,網上有太多followers、而且有泛濫的「女神」。 有人認為,女神太多因為男臣過盛。事實上,有些「女神」不只有異性緣,同樣受同性擁戴,就以《Boysize》的封面人物為例,上週的「麻利女神」就是好例子,本週的Ya Wen亦然。
前歌手蔣雅文(Ya Wen) , 2008年時隻身飛往台灣開展新生活,撇下Mandy之名,放低藝人的光環、努力地打拚。先後推出過個人品牌Little Secret和kōgōsei,並在花蓮開設小店「心地日常」,數月前更與新婚丈夫在台北開設生活時裝店FERMENT STORE。我在香港,她在台北,但我對這位事業型女神的行蹤卻甚為了解,因為我是她那13.8萬Instagram followers之一。Ya Wen喜歡透過社交平台分享生活的美好,但有些心底話就是未能藉着靚相與簡單幾句captions說明,不如就透過《Boysize》這個小平台,讓Ya Wen告訴你……她想對某些人說的某些事。

To:

Newcomers

「我知道現在有很多香港人也想、甚至已經來到台灣居住,我覺得好開心。代表你本身亦察覺到生活上的問題,才會想辦法改善,是想自己的生活變得更好的想法,無論成功或失敗,也是很好的出發點。如果只是沉淪而不願作出改變,才是最慘。不過移居來台灣的確不是易事,像我這樣也花了很多時間才算是穩定下來,但如果真的想嘗試便應一試。」

To:

FERMENT STORE

「希望你生性啲﹗雖然有人說舊屋會有鬼,我卻認為舊屋很有靈性。希望新店可以繼續生生性性,如果生意OK,我就可以繼續留在這個地方。我們即將會推出三個不同風格的品牌,Ferment Milk以T恤的方向去做,找來台灣的插畫家合作,畫作背後有message,是一種賣藝術品的心態,會花心思在包裝上,希望以心意卡形式包裝成小禮物。第二個品牌是Ferment Beans,主打較潮流的設計,以較易入手的價錢來招攬年輕人。而第三個品牌Ferment Barrel,則是比較成熟及設計感重的系列。」

To:

Customers

「每次有客人特意來,我都會怕他們失望。因為我是比較沒自信的人,總是在擔心客人喜不喜歡小店、對於我的選物滿意嗎,會有很多胡思亂想。基本上我每天都會坐在店內的工作檯,方便直接和大家應對。這樣的工作空間很好,工作檯在櫃檯後,可親自面對客人,如發現客人面露疑惑表情,我就會即時衝出去解說,希望大家感受到我們的誠意。」

To:

Supporters of boyish style

「喜歡中性風格,代表你不是隨波逐流的人,不會因為日本、韓國流行甚麼便買甚麼,是很有主見的一群。我覺得想了解一個人總是會從打扮開始,如果你是喜歡穿得中性一點的人,往往不似會有『公主病』及驕生慣養,反而應該是性格爽朗、不拘小節,相處會比較舒服的一群。衣着風格應該是會感染的,所以我妹妹現在也很喜歡這種style,當你看到別人穿得很自在,你就會覺得『咁着都唔錯』。我喜歡的衣服設計都很基本,有些人認為這樣穿很有型,但我認為你首先要想想如何令自己變得有型,而不是將自我價值建立在外物之上,如果你是有型,『是但笠』都有型,希望自己可以邁向這境界。」

To:

Sister

「感謝她﹗來台灣的頭六年都是自己一個人。雖然每日都好忙,始終習慣獨立不代表喜歡。我的個性較為內向,慢熱,愈多人愈沉默。身邊的人總是覺得我像冰山一樣,予人很冷淡的感覺,是真正的話題終結者。但其實我心底是一個白白痴痴的女生,這點從社交平台可見。我好像被框框着,而妹妹就是會瓦解這個框的人,在她面前,我沒有任何壓力。某程度上是她救贖了我,如果沒有她,我應該沒有朋友。多謝她,令我可以放鬆地做真正的自己。」

To:

Husband

「想跟他說『你好彩啦,俾你搵到一個同你咁夾,亦唔介意你唔浪漫嘅人。』我們都是很冷靜的星座,很難令對方感到甜蜜,我是處女座、他是天蠍座,很理性,而我亦不懂撒嬌。一般女生應該不能忍受如此枯燥的戀愛生活,但我處女座很怕麻煩,怕人搞驚喜又要扮驚喜,討厭去記紀念日。不過呢,他是很細心的,大家都是很關心對方、很細心,只是欠缺驚喜,哈哈﹗」

To:

Parents

「對不起﹗我知道我很任性。當年父母都不贊成我到台灣發展,老一輩就是覺得這麼多人想做artist,而我竟然『有得做唔做﹗』當年我走得好決絕。有時候媽咪忍無可忍就會發脾氣,不停鬧,我明白,為人父母一定會捨不得。後來連妹妹也過來,所以我一直將要將他們帶來台灣的事放在心上,同自己講一定要盡快成事,父母不是有很多時間等你履行承諾。曾經想過一定要安頓好才帶父母過來,但現在就會想『永遠唔會等到最好的時機』,想太多物質也沒用,可能他們根本不需要。雖然不能令父無憂無慮地退休,起碼一家人齊齊整整在身邊,有甚麼困難可以一起解決。父母已搬來花蓮,幫忙打理那邊的「心地日常」店,小店會轉型成為家庭式小店,務求將蔣家特質展現,老人家退休後最怕無聊,應有些寄託,沒有甚麼好得過一家人經營一家店。」

To:

Myself

「我要錫自己多啲﹗雖然我不否認自己是一個自私的人,當你太清楚自己想要甚麼便無辦法迫自己,就要取捨自私或屈服,到最後我往往是自私。剛來台灣,因為比其他人遲起步,為了爭取時間,我選擇『chur到盡』,但大病一場之後乖了,回不了頭,後悔莫及,希望可以再錫自己。結婚前的我完全不愛打扮,不做面膜、不磨砂,結婚後我竟然想到最好的青春就是廿多年,為何有得打扮不打扮?願意去扮靚,是愈來愈愛自己的舉動,我希望令自己每日精精神神,乾乾淨淨。就算三十出頭都可以愈變愈靚,成就該階段最靚的自己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