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日聽人講去非洲睇動物,但與其齋睇,不如順道支持下非洲動物保育工作。說的不是花上一頭半個月去當義工,何況我們亦未必有足夠資格去做。但如果到當地順道參觀下,總算為保育機構帶來點收入,參觀後更可向朋友介紹下保育意識。之前我到非洲參觀犀牛保育公園後,就被各國團友們千叮萬囑,叫我回到「China」要同「Chinese」講,唔好再非法捕殺犀牛。

早前去了兩個月非洲旅行,期間到過不同動物的保育場。瀕危野生動物最大敵人不外乎是人類,「人人有責」,但去到犀牛保育場一刻,我卻特別無地自容。全球犀牛數目過去30年急跌超過95%,最新統計數字全世界只剩下約3萬隻犀牛,當中黑犀牛更只剩5,000隻。保育人士歸納出,犀牛急跌主因是亞洲市場對犀牛角需求龐大,而中國人就是最大元兇。

保育員講解時我已有點心虛,因在場20幾人中只得我一個是「Chinese」。保育員已非常識做沒將視線集中在我身上,但完場後各國各位團友紛紛過來拍我膊頭,苦口婆心懇求我,回國後一定要同中國人講不要再捕殺犀牛。我明白他們出於一片丹心,但當刻我覺得自己食了慚愧波板糖一樣,唔想抬起頭。所以,我在此懇請大家一齊呼籲中國人,「不要再捕殺犀牛」,「不要再捕殺犀牛」,「不要再捕殺犀牛」,總算讓我有個交代。

除了犀牛,非洲還有很多動物保育組織,其中肯亞的大象孤兒院(David Sheldrick Elephant Orphanage)專門拯救大象BB。園方相信大部分被救大象BB的媽媽是被非法捕殺,但按大象習性,大象出世後要跟著媽媽到1516歲才獨立,這意味象B重有好多年要被照顧。雖則大象BB好可憐,但卻異常頑皮,我參觀時就被象B玩水時以泥漿近距離射擊,水洗唔清。

「野放獅子」亦是非洲其中一項重要的保育工作,非洲多國都有野放獅子計劃,而我就去了津巴布韋的Antelope Park。野放獅子分幾個階段落實,首先要保護幼獅,再訓練他們獵食以適應大自然,最後逐漸將獅子放歸野外。不過,保育獅子經費龐大,園方因而增設「與獅共行」活動,一方面讓人類近距離接觸獅子,另一方面可以增加經費收入。

不過,如果計瀕危程度,獵豹比獅子更危,全球只有不足8,000隻。獵豹屬於貓科動物,是陸上奔跑最快的動物,最高奔馳時速可以達113km。可惜,環境變化令獵豹瀕臨絕種。如果唔想獅子、獵豹成為歷史,今日不如從多方面盡量支持一下動物保育工作。

Special thanks to GoWild

2A
2B
text / Kobe Wong
  • 曾任職財經傳媒十多年,主理嘗滿.SatisFactory私房菜兩年多。熱愛烹飪、熱愛旅遊、熱愛分享生活,識煮幾味又愛去旅行,就同大家雜燴分享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