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少到大一直是一個沒有計劃的人,除了小學生年代渴望當個巴士司機,讀中學之後,你問我有甚麼目標?其實一點頭緒也沒有,當然亦沒有想過打雜誌工。七年的中學生涯,有五年都是以「痴」漢的造型上學,甚至去到中四、五,每朝起來從不梳頭,更一直認定只有女人先鍾情行街買衫,如是者一直至到中六的那一年。
會 考以後,學校總是會取錄外來的新同學,除了那些認識了五年的「村姑」,同班還有幾位女校轉校過來的新同學!霎時間,人生多了一份自我改造的原動力。奈何因 為缺乏方向,改造無從入手。Chic之堡$200三件的print tee始於也不是甚麼靈丹妙藥;雜誌,可說是當年自修fashion的其中一個途徑。而人生最認真研究的第一本雜誌,就是從宇宙船買回來的一本過期 《BOON》。日文看不懂,不過昔日的《BOON》勝在圖片比較多,而當時日本人流行的vintage style,實在教人大開眼界。雖然沒有學有所成,中六、七的改變形象企劃亦終告失敗收場,不過由《BOON》開始,再到其他的《MEN’S NON-NO》、《POPEYE》、《COOL TRANS》、《SMART》(純粹為了「ちんかめ」的欄目)······讀雜誌,我的確比起讀書認真得多。
到今時今日,大家對潮流雜誌甚至是潮 流資訊都好像再提不起興趣,有人問過:「如果雜誌無得做,你大概會轉甚麼工?」這個問題,目前為止依舊毫無頭緒。就正如自己都有想過當日如果沒有買下那本 《BOON》,如今會在做甚麼一樣。唯有開玩笑的答一句:「我轉去揸巴士,送你返工、放工囉。」
text / 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