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認為,在緯度比較高的地方,空氣的雜質或霧霾也許比較低,拍出來的照片,天總是藍藍的,帶一點流動的空氣感,時間像是被冰在一個空氣玻璃瓶當中,一切都很安靜,停止。

這是日本給我的印象。

常常去一個地方,花了太多的時間在迷路,有地圖障礙的我,就算跟著google map走,也還是會被帶到完全不是原來目的地的地方,也罷!這樣的迷路,也常常是旅途中的驚喜,尤其在日本這個國家,迷路的驚喜又是更加一層。日本的路牌,應該是獨樹一幟的方法,先把街區劃分了一格一格,再從這一格子裡面再分一單位一單位,最後才每一戶每一戶,所以門牌幾乎都是X-Y-Z這樣子,對於熟悉西方門牌路名加上號數的,在這邊可是行不通。移動,通勤,散步,是這個國家城市最常看到的方式,電車地鐵,都營、JR、市電,沒有認真做好功課,往往會在買鐵路票的時候困惑上許久,所以我喜歡看各式不一樣的電車,有大的,有小的,有彩繪好的,有舊舊的,只掛著兩三節車廂的,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受,這邊的人們大多數算是守規矩,安靜地坐在車廂裡,閱讀成為他們通勤打發時間最大的興趣,講談社文本,小小的,方便攜帶,外面包著各個書店的印刷紙,不知道前面的大叔,看的是川端康成,或者還是廉價的通俗文學。

街道,沒有太多雜質,想找個菸蒂,都不是那麼容易,有時候想,這樣一個國家,連垃圾桶都那麼少,什麼樣子的國民教育可以讓他們每個人知道以及追求乾淨?抽菸的人,都會有個隨身的煙灰缸,隨身的一個小垃圾袋,喝完吃完的東西,先塞到自己的包包裡,帶回家再丟,這是普遍人的思考模式。而開車,按照我們自駕遊的心得,這邊人開車,不任意變換車道,內側車道永遠在超車後,大家就駛到外側,永遠清空那條道路專門是給超車使用,一台車挨著一台車,轉彎,永遠都是行人走完,車子才敢走,連平常在台灣左駕的人,剛開始在日本開車或多或少的害怕,卻意外的發現,原來在日本開車是那麼輕鬆簡單的事情。這樣的一個國家,彷彿一台很大的機器,這個機器在規定好很多的事情之後,裡面的人們,就按照遊戲規則的在運作,或許有些無奈或者箝制,但每個人都像個小螺絲,知道自己的位置,安居樂業,是我最喜歡形容日本的形容詞,但又或許,這樣的地方,每個人的壓力,都是我們無法得知的吧!

散步,是一件正經事,尤其旅行,總是要騰出空檔悠悠蕩蕩的散個步。也許,最慢的節奏才是我們能珍惜當下的機會。我很喜歡散步。

profilepicyawen

about Yawen

Ya Wen(蔣雅文),移居台灣六年的前香港藝人。2008年以設計師身份重新出發,去年脫離都市生活搬至花蓮隱居,創立女裝品牌kōgōsei,以及經營蒐集多個台灣和香港手作品牌的生活雜貨店「心地日常」。從今起,Ya Wen會將生活中的所見所聞,有意思的人、事、物透過圖像和文字紀錄下來,在每隔一星期出現的《Boysize》–「心地‧日常」雙週專欄中與眾分享生活的美好。

Back to Innovato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