〈J’y Suis Jamais Allé〉

June 17th, 2015|

今天這傭懶的下午,我在家吹着冷氣,播着《天使愛美麗》的原聲音樂。邊發呆,邊想起一些舊事……
2013年1月15日,那時我還在英國。在英國學習的第四年,也是最後一年。那天很冷,我一個人走在街上,準備打道回家完成明天就要交的畢業論文。走着走着,聽見有人在表演手風琴,本來已經走過了,但聽到的是〈J’y Suis Jamais Allé〉,就是《天使愛美麗》裏的那首歌!《天使愛美麗》是我最愛的電影之一,當然裏面的配樂也是非常好,所以我就回頭站着聽,同時放下了5鎊。表演的叔叔說我穿着好看,說要替我拍照,還硬把手風琴塞進我懷裡。我笑了,他問我是不是甚麼特別的日子,所以這麼開心。對,是我22歲生日,他立刻奏出生日歌,我說我喜歡剛剛那首歌,他就重新為我奏了一次愛美麗的歌。然後,就快樂回家通頂寫文了。
想到這一段小往事,心裡暖暖的,不知道將來會否再有人為我奏出一段窩心的小歌? […]

我們仨

June 9th, 2015|

他們青梅竹馬,一出生就認識。他從小就喜歡她,一直追她也不管她是不是有男朋友。最後感動了她,她答應了跟他結婚。但她一開始並沒有深愛他,他也知道。她期望的是細水長流的感情,漸進成愛。但當他們要結婚的時候,他媽媽反對了,因為她比他大兩歲。他拉着她偷偷地去領了證,偷偷結了婚。他娶了這個女人,寵愛她,把她捧在天上。也愛屋及烏,愛着她的家人,在經濟上幫助她的兄弟,供讀她的姪兒。他也寵愛著女兒,給女兒最好的。他不煙不酒不賭不嫖,孝順父母,敬愛兄弟,對所有人善良。他一直是這麼好,這樣溫柔的男人,他就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。而她呢,她從前愛玩,結婚前她承諾了會成爲一個賢妻良母,承諾至今從未落空。他不喜歡她工作,她就辭掉工作,閒在家裏顧家。她結婚前不會做飯做家事,她為了承諾,為了那慢慢滲出來的愛,把這些都學會了,把家裡打理得井井有條,也把女兒教育成了現在這樣。 […]

下雨天待在家中的不尋常

May 30th, 2015|

鬧鐘在九時四十六分響起,朦朧中的我以慣性的反射動作按掉了鬧鈴。與床鋪糾纏了一會兒,還是乖乖地起床。伸個懶腰,望望窗外,雨還是下個沒停。突然,腦海中閃過一件奇怪的事—我今天放假又沒約人,為什麼……為什麼我會設鬧鐘?想着想着,還是算了吧,反正都醒過來了。

走出客廳,看到飯桌上有一張字條:
「我要外出,沒煮早餐。媽媽」
噢,那就自己煮個麵吧。我習慣從熱水壺盛水到鍋裏蓋好,再放在爐上燒,這樣水比較快開。然後我就去梳洗,刷好牙,剛準備洗臉,就聽到水開了起泡和鍋蓋在不停敲打的聲音。怎麼這麼快?平常沒有這麼快的。我看了看熱水壺,我們家的熱水壺是可以自定保溫的溫度,一貫以來都定在攝氏八十五度,但這一看,不知道是誰設成了九十五度,所以水就煮得那麼快。嗯……算了,隨便下個麪吃吧。

早餐吃過後,也就十點半左右,想想今天也是空閒的一天,所以就窩在沙發看看電視。看着看着,睡意來襲就昏睡過去了。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突然被「叮咚」一聲給叫醒了。有人按門鈴,從安全眼看出去,是媽媽。媽媽右手拿着滴滴答答的雨傘,左手拿了一個裝滿東西的白色不透明塑膠袋站在家門前按了門鈴。我遲疑地開了門,心裏想,媽媽平常從來不會按門鈴的,到底是怎麼會事?那個白色塑膠袋裝的又是什麼?我裝作沒事地一邊看電視,一邊和媽媽閒聊,又看了看鐘,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,我睡了真久。

從起床到現在有這麼多的小落差,總感覺是哪裏不對了。去泡個澡放鬆一下吧。浸入熱熱的水中,一下子就清醒了,腦袋開始運轉起來。把所有事連起來,第一,有人進來過我的房間把鬧鐘調好;第二,沒說明什麼事情就連早飯都不煮外出了的媽媽;第三,有人把熱水壺的保溫設定給改了;第四,回家按門鈴的媽媽;第五,媽媽一直都是自備環保袋的,怎麼會拿着塑膠袋。綜合以上幾點,看來快有答案了。再想一想,臉上!是媽媽的臉上,多了一顆痣!我衣服也沒來得及穿,只裹了毛巾就衝進廚房對着那個在洗碗的女人喊:「說!妳到底是誰?妳裝成我媽有什麼企圖?」那女人用圍裙抹了抹手回頭看着我,愣了一下,我心想,這還不讓妳露出真面目?怎知道她對我說:「妳是沒睡醒還是沒吃飽呀?」接着又靠近我,用手按在我額頭,說:「還是發燒了?沒有呀。快,趕緊穿衣服,別着涼了。我買了草莓和一大堆水果,妳不是說要吃酸酸甜甜的嗎?」她從白色塑膠袋裏一邊拿出水果,一邊叨叨:「這雨下得人都變奇怪了,出門時又忘了帶鑰匙,又忘帶環保袋,花了五毛錢買個塑膠袋,值嗎?」

看來是真的媽媽,是我想多了很多很多。應該是因為下雨天悶在家,腦子不聽話把小事情都放大一百倍了。唉,這雨真是下得人都變奇怪了。 […]

May 19th, 2015|

「窗」,泛指牆上所建造的洞,可透光。

去到每一個地方的住處,我都喜歡花上一點點時間去觀察每一扇窗。一眼看過去,窗外的風景加上窗框的襯托,像一幅畫。

窗外的風光固然好看,但窗內的景象更是吸引。而對於不同的窗,我所偏好能照入陽光,有紗簾的窗。陽光映入,有窗框和紗簾的光影落滿一整個屋子,舒適愜心。

窗是一個房子的眼睛,看出去是世界,看進去是心靈。
[…]

Tao Magazine